查看: 25|回复: 0

精品购物指南:说说那些无聊的歌

[复制链接]

560

主题

560

帖子

1956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56
发表于 2017-11-28 13:40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  撰文、编辑/ 李森
  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,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
  这是令人羡慕的达观,也是心无旁骛、处处皆景的豁然。倘若做不到这重境界,不如选择更为轻松的方式,比如闭目养神,任自己沉入无聊的国度。在那里,时间几乎静止,人情几近褪色,每一根神经都迟钝得仿佛醉了酒,五感却敏锐得犹如通了电。无聊,是陷入低潮的慵懒,又是抛向高空的平静,或者,它也是一首首歌。
  《少年维特之烦恼》是一个有关单相思的故事,相思对象不是人,而是初恋本身。想想看,维特用血肉之躯和“恋爱的永恒性与无限性的概念”(歌德《诗与真》)打了一架,最终惨败,以至于不得不从死神手里借来些许安慰,何其壮烈,又是何等哀美。300年后,一个名叫蛋堡的台湾歌手把这种壮烈简化成了微不足道的琐碎,他说这叫《少年维持着烦恼》,例如“他常常坐在围墙上看火车经过;他常常翻开报纸,查本周星座;他常常发呆,在重要时候,所有每件事都反复确认,以防有听错;但彷徨关于一些把握或错过,或懊悔有心无心的过错”。和维特相比,这种专心致志于烦恼的无聊架势其实也算得上可爱,至少,无聊少年还有很长的一段人生在前方等待。
  真正无聊的人是张震岳(微博),他1997年出了一张专辑,就叫《这个下午很无聊》。同名歌《这个下午很无聊》以第一人称的视角缓缓扫过了街头、天空、拐角和自己,有点热,有点闷,风雨欲来,却无所事事。对比他日后偶尔大发慈悲,偶尔言之有物的创作,1997年的他还停留在白话阶段,类似“你是我唯一的美梦啊,也是我唯一的烦恼啊”(《怎么办》)几乎是他能想到的极致浪漫了。所幸,张震岳的歌够口水,不愁唱到中途猛然窜出一只写满了隐喻的拦路虎,这是他的优势,也是他的智慧。
  另一种无聊是女歌手的拿手戏。在那些被设定好的场景里,她们通常扮演着人畜无害的角色,依照某种定律,把无聊演绎得花样迭出。梁咏琪(微博)有《Rainy Day》,一副下雨天没事做,不想出门,听收音机又都是烂歌的热恋少女状;范晓萱(微博)有《飞机上的几个小时》,随着目的地的临近,一颗无从释放的骚动之心呼之欲出,脸颊涂满了甜蜜,却不过只是一场内心戏;蔡健雅(微博)有《好无聊》,“我想爱没有面子重要,假装一切都很好”,她对“故作洒脱”4个字的精准拿捏,足以被冠上“歌坛甄嬛”的称号;至于出自张悬(微博)之手的《白吃白喝》,经萧潇润饰,便活灵活现地解释了何谓“吃饱了撑的”——“话说完人全闪了,剩下我非常感动,毕竟我想得太多,下一秒会更轻松。”
  许美静是个异数。联系起她随后的遭遇,我们不得不感慨这首《发呆》有如一语成谶的魔咒。歌词只有5句,“墙上的钟睡不着,风不探望不见了,天空你是否快乐,听见时间的呼吸,嘀嗒、嘀嗒、嘀嗒嘀”——这不是无聊,而是自我封闭引发的心理创伤。据说,当抑郁症来袭,当事人是可以感受到的,他们也想逃脱,但无力挣扎,只能等时间稠成一锅胶油,然后无声哭泣。如果无聊到出现上述症状,请及时求助,因为无聊好玩,伤害则不然。
  所以我们欣赏The Pancakes的态度,她多年来为“麦兜”系列电影里的Miss Chen配音,各种四两拨千斤,各种百炼钢成绕指柔。她的歌从来不注重抒情,却擅长捕捉生活的流光片影,一声呢喃也可大做文章(微博),一句《教我如何去小便?》也有小兵奇效。换句话说,无聊不论大小,大有大的空旷,小有小的智趣,你说我是脑残,我就写首《脑残游记》,“一生浮游在笑与泪之间”。
  张亚东(微博)前年签下了一名小伙子,叫程恢弘,他大胆地写了一首《无聊歌》。这大概是最能代表内地新青年心声的作品之一了,开头两段还在一本正经地描述无聊状态下的嬉皮笑脸,副歌部分却笔锋一转,把无聊和理想划上了等号,“有多少可以挥霍的青春,在时光老去中荡然无存,有多少抓不紧的梦想还在忽隐忽现;有多少还没释放的青春,在诱惑中再找不到自己,有多少梦想早已渐行渐远不复返”。看到了吧,年轻人之所以无聊,全怪这是一片不允许孕育梦想的瘠土。
  有一种说法是,无聊是现代社会的奢侈品。《纽约时报》的专栏作家蒂姆·克瑞德分析道,“无所事事远非一段假期、一次放纵或一种缺点那么简单,它对于大脑之不可或缺,正如维生素D对身体的作用。剥夺了无所事事的权利,我们的心智将遭受折磨。无所事事赋予了我们空间与宁静,这对于我们是必要的,我们因此能从生活中退后一步,更全面地观望它,能发现意想不到的关联,等待电光火石般的灵感。”把话说到这份上,让想要反驳的人都无从下手,所以,不妨让无聊也正义凛然一次,没准他说的是对的呢?
  8月正准备溜走,9月这个特别适合无聊的时节即将笑嘻嘻地走来,随身携带了一阵风,几滴雨,以及长长的哈欠和半透明的心事。王菲生平的最高峰,1996年的《浮躁》如是唱着,“九月里,平淡无聊,一切都好,只缺烦恼”。
  粤语歌VS国语歌
  事情得从陈奕迅(微博)刚刚发行的粤语专辑《…3mm》说起。就各方媒体的反映来看,我们至少能提炼出两点:第一,不好听;第二,好有趣。之所以不好听,是因为纵观他的粤语专辑,从《陈奕迅》到《Nothing Really Matters》,途经《The Line-UP》 《U-87》直至《H3M》,这张《…3mm》确实有捉襟见肘之感,“复古风”玩得明显参差不齐,相似的旋律和铺陈,以及有些刻意的“非常规”编曲方式,让人不禁怀疑是否因为收录的歌本来就有问题,所以出此奇招。但《…3mm》的有趣之处也在这里,它毕竟避开了让人熟悉的国语陈奕迅,那种层层递进的情绪营造感被压缩至最小,以唤醒一种截然不同的体验。这种体验是新奇的、有趣的,也是深刻的——尽管比起从前,新专辑的深刻程度远远比不上《时代曲》和《Let it Out》——换句话说,这似乎是粤语歌力压国语歌的一大利器:歌词总是来得更为犀利,更不留情面,更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。
  于是关于“陈奕迅的粤语专辑更好还是国语专辑更好”的争论几乎伴随了他出道以来的全历程,尤其是他还有那么多同曲不同词的作品。把这个争论稍稍往上提一提,交锋的对象就变成了粤语歌簇拥者和国语歌支持者间的碰撞,前者的理由不必多说,后者则立足于市场和听众数量,谁也不肯先松口。类似的例子还有王菲,《红豆》和《邮差》受众的分化,就来自于围绕对这一问题的“站队说”。去年何韵诗(微博)出了一张《贾宝玉》(粤语版),今年全部洗牌,换成国语版《贾宝玉》回炉,惹来一片叫骂,也是历史遗留问题的牺牲品。
  要说到底谁更好,我们必须打一把太极——看你更欣赏哪种语境下的生存态度。粤语歌词,时常流连于解决人生迷局,它的主题是教人放下,有过和命运博弈的厮杀,也有终归尘土伤口痊愈的坦然。而国语歌词,只愿把生活悄悄掀起一角,你看过声色犬马人情世故便可,不一定非要得出答案。这和陈奕迅之于香港乐坛一样,最差的粤语陈奕迅,也可以令95后歌迷震慑,他如果不唱,便意味着不敢向市场竖起骄傲的中指。粤语是态度,国语是表象,两者都不是真实。那份真实,总得留给你我亲自舔尝,慢慢消化。
  新碟测评
  新瓶旧酒
  张娜拉(微博)《爱的旅途》
  发行公司:英皇娱乐
  发行日期:2012年8月8日
  测评指数:★★☆
  套用今年奥运会央视体操项目解说员的话,“有时候啊,兵败如山倒”,说的就是张娜拉。这个4年前还颇具中国缘的外籍艺人,在经历了一番大大小小的折腾后,不可避免地露出了疲态。这张国语专辑无论从哪个方面考量,都难以称之为合格。比纯情,20出头的少女才是生力军;比俏皮,韩流的杀伤力已大不如前;比感性,只凭咬字一项,隔山打牛的笨拙便扑面而来。至于把爱情比喻成一段旅程的概念,拜托,你以为还是20年前呢?所以,即便包装足够靓丽,内容却食之无味,此般出击,还不如给人以回味当年“刁蛮公主”的余地。正视自己的年纪,随之推移而呈现出不同阶段的滋味,这是每个三十而立的女星的重要课题,因为市场无情,容不得莽撞和啃旧,希望下次再会张娜拉时,她能有所领悟。
  初啼响亮
  杨洋(微博)《宇宙只有我和你》
  发行公司:天娱传媒(微博)
  发行日期:2012年8月6日
  测评指数:★★★
  2011年的“快女”里,杨洋算不上最有特点,但恰恰因为“没有特点”,反而成就了她的甜妞形象。外形和声音都酷似杨钰莹的她,用略显保守的“甜歌”迈出第一步,其实是对的,何况这几首甜歌还甜得够有素质。对新人而言,先拿出一首朗朗上口的“芭乐歌”一点儿都不吃亏,至少日后还能靠这首歌赚来商演,保障生活;至于有没有走红的幸运,全靠运筹帷幄的点化。在杨洋的《宇宙只有我和你》里,我们依稀能看到这样的苗头,她没唱跑,没走偏,虽然在技巧上尚显僵硬,却不因僵硬而沦为呆板。事实上,大批有实力的内地音乐人都贡献出了诚心诚意的作品,比如《遗忘》《幸福的可能》,只看杨洋有没有能力“照顾”好这些心血的结晶了。
  乐闻快讯
  新能量音乐计划的裂变和成长
  去年的“新能量音乐计划”为“光线传媒”带来了朱婧,这个十几岁就翻唱了名作《Ride On》的女孩儿不仅被列入重点培养名单,甚至在光线的大小节目上变身主持,其曝光程度不亚于大左(微博)等前辈。今年,以“成长纪”为主题的音乐计划请来了陈珊妮(微博)、老狼(微博)、姚谦(微博)、陶喆(微博)和黄伟箐坐镇:陈珊妮负责毒舌,老狼负责心灵鸡汤,姚谦负责舒筋活络,陶喆负责镇场子,黄伟箐负责维系唱片业摇摇欲坠的传统。说实话,这样的配置似乎有些尴尬,就往届音乐计划来看,光线造星的能力确实有限,虽然导师都是拿得出手的腕儿,但除了陈珊妮,其他几位代表的都是行将消亡的“唱片工业”,真正可为“音乐工业”贡献力量的年轻人未必就能从老派的遗风里学到实用的知识。确实,有梦想的年轻人很多,光凭《中国好声音》的选拔远远不够,像“新能量音乐计划”这种自始至终与老百姓隔了一层纸板的活动,能不能再透亮一点,力度再大一点,从而发挥出新媒体优势呢?且看光线的修为和决心吧。
  老将还能怎么折腾



  如果潘美辰(微博)的《京·爱》没能成功,那么,她将是又一个“坐吃山空”的牺牲品。对微电影来说,5天的拍摄时长不算问题,问题在于,它是否会因为导演的满腔热情而显得过分夸张,甚至臃肿不堪。就潘美辰25年只唱一首歌《我想有个家》的本事,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头一次过导演瘾的她会失控——这种失控或许和成本有关,但最关键的是潘美辰有那么多话想说,一部类似MV的微电影能够把她四分之一个世纪的梦想消化干净吗?与其说大众在期待潘美辰能变出一出怎样的“北京爱情故事”,不如说是看这名老将能否就此折腾出一条生路,重新品尝昔日的荣光。


(责编: 山水)


查看更多美图请进入娱乐幻灯图集  高清美图  图库首页


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分享到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

微博推荐



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
看明星八卦、查影讯电视节目,上手机新浪网娱乐频道 ent.sina.cn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现金网赌球官网  

GMT+8, 2017-12-19 00:42 , Processed in 0.169752 second(s), 20 queries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