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61|回复: 0

“70年前,我夺了鬼子大队长的指挥刀”

[复制链接]

560

主题

560

帖子

1956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56
发表于 2017-11-10 18:35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“除了硬碰硬的拼杀,我们还打心理战。”孙明堂记得,那时有两个日本翻译官到团部投诚,“一个叫松木,一个叫松林,他们是被迫参军来到中国的,本身反战,对烧杀抢掠也很不满,所以偷偷跑了过来。”他们分到孙明堂的队伍中,白天骑马练兵,晚上跟着队伍向炮楼喊话。“劝里面的鬼子放下武器投降,早日回家。”孙明堂说,他跟着学过几句日本话,“都是骂鬼子的,现在都忘了。”
  后来,投降的鬼子从济南坐火车到青岛,“鬼子路过我们部队驻扎的地方,我们上火车检查他们是否还藏有武器,有民兵气得扒他们的衣服。”
  对于那时的情景,孙明堂印象深刻,说起来如在昨日。“鬼子大队长骑在马上,挎着指挥刀,盛气凌人,丝毫没有对中国百姓的愧疚之情,我心里的恨意一下子爆发出来。我让他交出武器,他不交,我一把将他拽下来,夺他的指挥刀,他不松手,我用枪托打,最后夺了过来。一起去的战士也夺了几支三八大盖。”当时鬼子已经投降,并不敢开枪,而孙明堂因为纪律缘故,也不能杀几个鬼子出气。
  今年已经91岁的孙明堂老人身体依然硬朗孙明堂老人保存的各种奖章 本版照片均由记者黄中明 摄□本报记者 邵猛
  由于情报及时,部队及时进行了战斗部署,鬼子因为没能集中起兵力,进攻流产。
  “这枚奖章是60年前,国家奖给抗战时期部分有功人员的证章。”91岁的孙明堂老人至今仍保留着一枚珍贵的“独立自由奖章”。他的女儿孙淑珍有时会刻意问他抗战时的经历,“讲到痛快的事儿,他会笑起来;触动心伤,他会摸下脸,然后沉默。”孙淑珍说,父亲的脸部至今留有鬼子的弹片。
70年前的8月15日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。“打了那么多年,听到这个消息,心情复杂得很,但格外痛快。”孙明堂记得,当时部队在周村北整顿,从青岛、潍坊等地来的鬼子和汉奸要到济南集中缴械,“我已是骑兵班班长,听到消息后,带着骑兵班的四名战士在邹平十里堡拦住鬼子的一个大队。”
  在樊林的一次战斗中,鬼子掷弹筒打来的炮弹在孙明堂身旁爆炸,弹片划伤他的小腿,“腿上流着血,我感觉脸也有些热,用手一摸才发现在流血,这才知道弹片打在脸上。”孙明堂说,当时没有止血药,他捂了很久才止住血,“现在脸上有疤痕,里面还有一小块弹片。”
  “我们村长是个两面派,八路军游击队来了,他应付讨好,但他更依靠鬼子和汉奸,欺压百姓。”孙明堂说,1942年,他叔父因为看不惯村长帮鬼子征粮要钱,号召村民反抗,险些被鬼子抓去,后来跑出去参加八路军高苑县大队,当上了炊事员,后来升为班长,“鬼子没抓住他,便抓了我父亲,祖父卖了三亩地,才把人赎出来。”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 后来,渤海军区六分区司令部要人,孙明堂调到警卫排骑兵班,任务是秘密与各村的地下联络员接头,搜集鬼子的情报。“有一回,大冬天,天寒地冻,我接到一份重要情报,说鬼子计划集中13个县的兵力攻打渤海军区。当时军区在广饶北整风,情况危急,我连夜骑马赶往军区驻地,路上需要渡河,冰冷刺骨的河水到了腰部,双腿疼得钻心,加上寒风刺骨,还下着雪,感觉全身麻木,没了知觉。”凌晨4点,他到达驻地,裤腿被冻住,跟战友要了杯热水喝,“本来想暖暖身子,身子倒是暖了,牙齿却被祸害了。不久,牙龈开始出血,所有牙齿都松动了。”几年后,他只好换了一口假牙。
  孙明堂回忆说,随着实力壮大,队伍开始主动进攻鬼子据点。“我们裹着用水浇湿的被子,抱着自制的炸药包,趁着夜色偷偷向鬼子的炮楼匍匐爬去,炸开砖墙或大门,然后冲进去。我们腰上绑着七八个手榴弹,遇到鬼子反抗,就扔手榴弹炸,也会拼刺刀。”两个月时间,他们打掉4个据点,缴获了不少武器。
  鬼子终于被赶跑了。离家三年多,孙明堂得以请假回家小住。那时他才知道,当初鬼子得知他参加八路军,曾逼着他的父母劝他回来,父母不从,鬼子就把他们抓起来吊在树上打。“可苦了我的爹娘。”说到这里,孙明堂沉默片刻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 “中队开始只有7个人,在周边几个县活动,宣传抗日、收集情报。”孙明堂与战友白天躲在村民家中,晚上到各村各户宣传,告诉老百姓“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,才能过上好日子”。1943年,队伍发展到50多人,编成高苑县大队的一个中队。
  1924年,孙明堂出生在淄博高苑县(现高青县)赵店镇耈士孙村。“我老爷爷是周围几十里有名的老中医,经常有人来我家看病。我是家里的长子,六七岁时,我在本村念私塾,后来村里有了教洋学的学校,又学了两三年,10岁时退学。”孙明堂回忆说,他有时放牛,有时跟着祖父、父亲下地种粮种菜、卖粉皮,“家里人多地少,收成又不好,常常吃糠咽菜。”
  当时附近村子有八路军游击队驻扎,孙明堂平时受“参军抗日”的宣传影响,也担心村长报复,便参加了游击队边联中队。那年,他18岁,结婚不到半年。
  后来,孙明堂又参加了济南战役、淮海战役等,一路南下打到福建。1964年,他转业前为师司令部炮兵参谋长。1982年,孙明堂从省林业厅离休,此后一直居住在济南。
青年从军叔父抗日父亲被抓18岁参加八路军游击队
战斗经历 抱炸药包炸鬼子据点,脸部被弹片击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 生活虽然清苦但也平静,直到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。“那年我13岁,鬼子在周边的镇上修炮楼据点,平时和伪军驻守。他们经常来村里抢东西、要钱。一听鬼子要来,村民都往外跑,跑不出去就找地方藏起来。如果被鬼子发现了,年轻的男子会被抓走当伪军,妇女会被凌辱,敢反抗的村民会被杀死。”孙明堂来不及跑时,还曾爬到屋顶上躲避。
  “居安思危,勿忘国耻。”采访末了,孙明堂说了八个字。
抗战胜利 拦住鬼子一个大队,夺了大队长的指挥刀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现金网赌球官网  

GMT+8, 2017-12-19 00:43 , Processed in 0.249415 second(s), 20 queries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