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84|回复: 0

记者调查:大龄士官的“爱情鸟”迟迟没来到?

[复制链接]

384

主题

384

帖子

1344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344
发表于 2017-6-10 17:06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■记者刘建伟 通讯员赵 雷、李大鹏
为爱做一道减法,让心贴得更近相互取暖。“为爱转变,是一种修行。”恋爱中的两个人,就像磨合中的齿与轮,为了让对方感到爱情的温暖,就要努力打磨自己的棱角。士官战友们,我们除了拥有钢铁一样的身体和意志,还要拥有温暖宽广的胸膛,为爱改变,为爱包容。
士官婚恋到底有多难

“不是‘不上心’,而是‘很上火’。”廉克颂坦言,条件好的看不上他,条件不好的他又看不上人家……在这种现实与理想的彷徨、物质与感性的矛盾中,他渴望的“爱情鸟”迟迟没来到。
士官是不是官?这个问题也许困扰过不少地方女青年,她们也许会因此失望甚至放弃给爱一个机会!诚然,经济基础和社会地位作为择偶标准之一本无可厚非,但如果成为先决条件或者首要因素,无疑会让原本澄明的爱沾染了世俗的锈。很多优秀士官在采访中都告诉记者,“钱眼里看爱情”和“情人眼里出西施”终归是不同的,这样的手,我们不牵也罢。
人生最盼是良缘,爱在桃花盛开时。
为爱做一道加减法,让彼此牵手走向永远。“爱情之路,贵在崎岖不平。”军婚军恋,难免磕磕绊绊。面对问题和挑战,只要志同道合,就要为爱坚持。回过头来,你会发现这一路走来的加加减减,才是卿卿我我,才是你侬我侬,才是质朴的爱!士官战友们,距离幸福,你差的也许只是一道加减法!
也难怪,李强的父亲患脑血栓长期瘫痪在床,年迈的老母亲身体也不好,结婚这两年,都是妻子一个人扛着。长期两地分居,妻子终于扛不住了。“有时,我真觉得自己结了个‘假婚’。”那次,妻子在电话中哭诉说,你能马上回到我身边来吗?我没别的要求,只希望天亮时,一睁眼就能看到你;天黑了,一伸手就能碰到你……
“用好用足新政策也是重要一条。”前年7月,经中央军委批准,允许士官家属在驻地打工、居住,允许爱人在驻地居住的士官同干部一样享受周末轮休。这让某部士官刘建感到有些“小确幸”。刘建说,妻子嫁给他时,啥也没要,只提了一个条件:必须在一起。如今,他和妻子基本周周都能在一起。
军人一身忠肝义胆、铁骨柔情,本应易得佳人青睐。曾几何时,多少痴情少女“不爱红装爱武装”,多少军人点赞爱人“军功章上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”,可如今,为何士官面对幸福的彼岸,却只能望眼欲穿?
“军人的爱情,不是长情的陪伴,而是互相成全,各自成为优秀的自己。”王月说,我骄傲,我是一名边防士官的妻,自己当初看中的就是李伟秀有责任感、有事业心。
距离太远、分别太久,这是军人最普遍也最常见的“被分手”的原因。一般地区尚且如此,戍守高原、高山、海岛、边防等艰苦地区士官的恋爱情况就更可想而知了:他们的爱情注定比别人多一些酸与苦!
军人,特殊的环境,特殊的氛围,特别的使命,让爱情多了许多考验,让爱情多了许多波折,也让另一半付出了许多,承受了许多。图为北部战区某部集体婚礼现场。张学伟摄 
“在保证在位率的前提下,家在驻地附近、符合串休条件的官兵,可在结婚纪念日、家人生日等时机申请调休。”仓库领导告诉记者,活动开展带来了“两头甜”,官兵家庭更加和睦,亲人家属也更加支持部队建设。
“军官士官有差别,我的柔情无人懂。”“受过伤”的某特战旅修理所上士高麻绪,如今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。作为连队的修理大拿,小高入伍12年来,荣立过三等功,各种荣誉证书更是拿了一堆。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,可就是迟迟寻不到意中人。
大龄士官的“爱情鸟”迟迟没来到

——对基层部队士官队伍婚恋情况的调查与思考
这样的对话,几乎每周都要上演。28岁的马志丹除了当兵前有过一次恋爱外,当兵后工作一直很忙,几次相亲都无果而终,父母为他的婚事愁白了头。
前不久,某旅上士刘虎在训练考核中出手不凡,连续第3次打破集团军纪录。得知消息,远在山东老家的妻子马芳芳笑得格外灿烂。知情人都知道,马芳芳是县检察院刑事执法局副局长。
再“柏拉图式”的爱情也要经受柴米油盐的考验。去年12月,某边防部队哨所四级军士长李强接到妻子打来的电话,话里带着火药味:“再不回来,后果自负。”李强明白:刚怀孕的妻子,在埋怨他“不顾家”。
距离幸福,你差的也许只是一道加减法

“什么时候办什么事,收稻子的时候你还在插秧?像话吗?”
事实证明,如果一名士官能在婚姻与事业上找到“黄金分割点”,就能在工作中取得佳绩。某通信站政委于兴生对记者说:“近年来,士官素质越来越高,为赢得爱情打下了坚实基础,作为领导要积极为他们创造条件。”
置身二级军士长姚振峰红红火火的婚礼现场,记者也跟着松了口气:这位在平凡岗位奋斗23年的老班长,终于收获了自己甜蜜爱情。
一名普通士官,为何能牵手美女公务员?透过刘虎厚重的简历表,记者找到了答案:只要素质好,对象不难找。刘虎当兵10多年来,荣立三等功两次,并自学考取本科学历。
“饭吃完了,对象也黄了。”面对社会新时尚、新变化,身处部队封闭管理环境的士官不免感慨:一入军营深似海,从此姑娘是路人。
“我爱你,但我不能嫁给你。”回想起前女友写给自己的分手信,某仓库上士王家西特别揪心。
爱情其实就是一座天平,双方的条件就是托盘里的重量,想要达到平衡就要不断地调整重量。有时候我们过多注重了难以平衡的现实,却忽视了提高自身的“砝码”。虽然士官本身有这样那样的束缚,但是也有别人不具备的特点和优势。只要相信爱情,为了爱情,幸福这个方程式早晚都会因为你的努力而解开。所以,广大的士官战友们,不要惧怕为爱迈出的第一步!
■记者 刘建伟
“说出来你别笑话,长期在部队,不和外界接触,见了姑娘都紧张,一紧张嘴就不好使了,为这谈黄了好几个。”某海防部队上士祝光强挠挠头,腼腆一笑 。
“大禹治水是怎么成功的?是靠疏而不是靠堵。”沈阳联勤保障中心领导介绍说,改革当前,士官的地位作用越来越明显,但是他们忧婚恋、忧后路、忧家庭的“三忧”问题也越来越突出,必须引导他们“爱河荡双桨”,创造条件让婚恋和事业兼得。
“工作常被赞许,情感却是乱麻。”老姚婚礼结束了,“老姚现象”却成为了大家热议的焦点——
爱河荡双桨,“鱼和熊掌”可兼得

他见过不少女孩,几乎每个女孩都表示,自己想找个军官,找个士官跟别人说起来没面子。一次相亲,女孩的父亲更直接:“士官再优秀也是一个兵!不仅待遇有差别,以后二次就业还麻烦,还是找个军官更稳当……”
作者 | 记者刘建伟 通讯员赵雷、李大鹏
“这个假休得别提多难熬!”马志丹告诉记者,“催婚”逼得自己不得不整天宅在家里。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。到了该结婚的年龄,你不急,父母急,亲戚急,朋友也跟着急。马志丹苦笑着说:“你以为我不着急啊?可急有啥用?我也想趁还在部队赶紧找个对象成个家,可总遇不到合适的。”
“爱你,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,也爱你坚持的位置,足下的土地。”舒婷借用木棉对橡树的告白,说出了那个时代少女们对爱的情怀。如今,手机方便了人与人的沟通,飞机、高铁缩短了空间的距离,咖啡厅、电影院成为了烘焙爱情的暖炉,时代的发展让恋爱变得精彩,却也让相恋变得复杂。在舒婷时代的朴素爱情观里,军人的奉献和担当是发着光的钻石,而审视当下青年的择偶标准,我们在看到宝贵品德之前,似乎先嗅到的是物质利益至上的味道。
来源 | 军营观察家
在当今这个价值观日益多元的时代,士官这个论年龄有大有小、论身份亦兵亦“官”、论工资待遇不高不低、论个人发展还需“边干边看”的特殊群体,在面临自己的婚恋问题时,存在着许多忧虑和困惑……
“亲自下厨给妻子做顿丰盛的晚餐,还一起看了场电影……”谈起前不久和妻子一起庆祝结婚5周年纪念日,某仓库上士张长青很甜蜜。仓库开展“双亲配偶节日暖心工程”,让他实现了这个愿望。“第二天早上归队时,妻子还嘱咐我好好干工作呢!”张长青说。
然而,李强还是食言了:因为是班长骨干,他成了连队“重点保留对象”。连队干部几次找他谈心,他不愿辜负组织的期望,便给妻子打电话,决定再干一期。妻子一时不理解,在电话中下了最后通牒。后来,组织出面协调,李强和妻子重归于好。可面对今后两地分居的思念时光,李强心里一点底也没有。
年龄老大不小,感情依然没着落。“老姚们”的晚婚折射一个普遍现象——
有一种军恋,叫“可能交了一个假男友”;有一种军婚,叫“可能结了一个假婚”。准军嫂和军嫂们的心声引出一个热议话题——
“五一”小长假第一天,沈阳联勤保障中心某通信站车勤分队上士马志丹就接到母亲电话,几句嘘寒问暖之后,仍是“老问题”:“你再不结婚,我们就老了。”
“婚恋关系战斗力。”听着一个个故事,记者心潮起伏:士官婚恋,是一道难解的方程式。我们相信,随着国防和军队改革不断深化,士官队伍婚恋一定会越来越好!
“士官具备的好男人素质,在任何时代都是‘硬通货’!”某旅政治部主任赵广宇告诉记者,“很多优秀的女孩既看你是不是好人,更看重你是不是能人!”他们调查发现,该旅立过功受过奖的25岁以上士官中,爱情和婚姻幸福指数相对较高。
“我是普通士官,她是博士。”如今想起来,某边防部队上士李伟秀依然觉得像做梦:博士王月真的嫁给了自己,把幸福定格在祖国北疆。
撂下电话,小马长吁了一口气,思绪回到了去年大年初二的晚上。本应是一个团圆温馨的时刻,可着急抱孙子的父母却当着七大姑八大姨的面对他发起“总攻”:“你过年28了,不是20岁,父母养你是为了啥?”父亲的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。母亲也不依不饶:“你今年再不带个姑娘回来,就别回来过年了。”
为爱做一道加法,让爱踮起脚尖看到明天。“你若盛开,蝴蝶自来。”士官战友们,渴望爱情就要为爱情增添加分的砝码,用高尚的人品、升级的学历、过硬的技术和全面的能力,安抚恋人不安的心,让她看到你已做好准备,迎接属于你们的明天。
那天,前女友来队,他带着在库区“转了一圈”,从机关到哨所来回三十几里山路,深一脚、浅一脚,两人走了4个多小时。快到山下时,女友突然埋头蹲在地上哭起来……第二天离队时,她对王家西说:“我终于体验了‘长征’的滋味。军人确实很让人崇拜,可这样的生活我受不了!”


在妻子委屈的抽泣声中,李强下了决心:老婆,你再挺挺,年底我肯定撤!
“我的‘爱情鸟’何时才能来到?”记者调查发现,别人的爱情很“丰满”,可士官的爱情却很“骨感”。和马志丹一样,不少大龄士官到了谈对象的年龄却迟迟“没情况”。
某军械仓库上士廉克颂,入伍就分配在山沟仓库,作为单位的骨干,他多次参加重大保障任务,屡次立功受奖。然而,这名已过而立之年的优秀士官,至今仍唱着“单身情歌”。
在偏远的边海防部队,这类“笑话”着实不少:一名士官陪着女友逛大型购物商场,竟然迷了方向;士官小李第一次约女友去吃饭,竟要了一大盘蘸酱菜……
士官“众里寻她千百度”,为啥总是踏破铁鞋无觅处?

      
   

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
士官婚恋的种种难题,给军营带来不小的冲击波。
“在日常生活中,应多体贴自己的恋人,常打打电话……赢得恋人对我们的理解和支持。”记者旁听该站士官婚恋观教育发现,一些恋爱技巧也成为教育内容。比如:给女友买饮料要主动拧开瓶盖、坐车有位要先让她坐、初次见面要表现出绅士风度。
士官婚恋,这道方程式如何解
士官是战斗力的“顶梁柱”,他们把最好的青春献给了军营,而军嫂们则用柔弱的双肩给了军人稳固的大后方——
哲学上讲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。当今时代,女青年择偶标准变得更为现实确实给士官婚恋出了一道难题。作为军中“铁脊梁”,士官因使命任务的特殊性,本来生活就与社会脱轨,这导致了他们婚恋的更加困难。但这难那难,只要我们素质过硬就不难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现金网赌球官网  

GMT+8, 2017-10-24 04:36 , Processed in 0.187928 second(s), 22 queries .